<th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span id="tjjld"></span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tjjld"></span>
<strike id="tjjld"></strike>
<th id="tjjld"></th>
<th id="tjjld"><noframes id="tjjld">
<span id="tjjld"></span>
<span id="tjjld"></span>
<ruby id="tjjld"><i id="tjjld"></i></ruby>
<progress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strike id="tjjld"></strike></video></progress>
<span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tjjld"></th>
<strike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ruby id="tjjld"></ruby></video></strike>
<span id="tjjld"></span>
<th id="tjjld"><noframes id="tjjld"><strike id="tjjld"></strike><th id="tjjld"></th>
<span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strike id="tjjld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strike id="tjjld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tjjld"></span>
<th id="tjjld"></th><span id="tjjld"><dl id="tjjld"></dl></span><strike id="tjjld"></strike><span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ruby id="tjjld"></ruby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tjjld"><dl id="tjjld"><strike id="tjjld"></strike></dl></span>
<span id="tjjld"></span> <span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ruby id="tjjld"></ruby></video></strike>
<strike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/video></strike>
<strike id="tjjld"><dl id="tjjld"><ruby id="tjjld"></ruby></dl></strike>

  • <li id="tjjld"></li>

    <dl id="tjjld"></dl>
    <th id="tjjld"></th>
    <th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/video></th>
    <span id="tjjld"></span>

    如果鏈上治理就是少數服從多數 那么少數人的的利益誰來保障?

    作者:admin    發布于2周前 (2018-09-22)    閱讀:  299  次
       

    “教主,我聽說美國每次大選,投票率只有50%左右,也就是說,有一半的人都不去投票,是真的么?”

    “是真的。”

    “我還聽說華裔的投票率是最低的, 是真的么?“

    “也是真的。”

    “醬紫……我聽說澳洲投票率在90%以上,比美國好太多了。“

    “因為澳洲不投票會罰錢。”

    “沃特?!居然強制投票……”

    一個時代,難得有一個令人眼前一亮的東西。

    互聯網之后,也許便是區塊鏈吧。

    很多人戲言,“一入幣圈深似海,從此休閑是路人”。

    對于只知道投機的人來說,吸引他們的,無疑是區塊鏈的造富效應,年紀輕輕,身價數億,天天跑車、會所、嫩模……

    而對于區塊鏈行業的從業者而言,吸引他們的,除了炒幣之外,還有區塊鏈本身。因為區塊鏈不僅僅只是一項涵蓋計算機科學和密碼學的技術,它同時也包含了經濟學、社會學、政治學等諸多知識體系。這或許就是區塊鏈的最大魅力,以及被很多人稱為“顛覆性的人類生產關系革命”的重要原因。因此,盡管它復雜難懂,但是還是讓人沉溺其中,無法自拔。

    技術當然很重要,何況區塊鏈當前的發展也正處于技術迭代的重要關口,TPS、共識機制、鏈下擴容、匿名技術紛涌而至……然而,若要深刻的理解區塊鏈,便不能將眼光僅僅局限于技術層面。系統、人性、組織、治理等方面,都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區塊鏈改造世界的方式。

    所以,今天我們把眼光聚焦于治理,尤其是鏈上治理這個點,看看當前區塊鏈的鏈上治理,都有哪些值得思考的東西。

     1  鏈上治理與鏈下治理

    早先的區塊鏈,都是以鏈下治理為主,比如比特幣、以太坊。

    這種鏈下治理的方式,通常是開發者與最早的一群活躍分子(以極客為主)形成小組或是社區,共同進行項目開發、管理等。由于早期的區塊鏈都是以PoW為主,所以礦工也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    這種治理方式有一種天生的矛盾,一方面,篤信“Code is law”;另一方面,當發生利益沖突或意見不合,且鏈上無法協調時,便只能進行硬分叉。如The DAO事件誕生出ETH與ETC,比特幣長達1年半的擴容爭論最終誕生BCH,就是最好的明證。

    于是乎,有人提出了鏈上治理,讓用戶直接對要做出的決策進行投票,然后根據結果自動執行,這一定程度上(至少是在執行層面)實現了“Code is law”。

     2  “一人一票”與“一幣一票”

    “一人一票”,看起來是最符合現實世界的一種方式,畢竟目前西方國家的大選,也正是在用“一人一票”這種方式。在“一人一票”的模式下,每個人無論貧富貴賤,在投票上都擁有著相同的權利,實現了平等最大化。

    然而,區塊鏈的世界,畢竟和現實世界不同。

    那么,問題來了。在區塊鏈世界,如何證明你是你?你媽是你媽?

    當前,區塊鏈的一個基礎屬性,就是“匿名”。至少在去中心化的全球身份識別系統建立起來之前,識別一個“人”的唯一方式,就是通過他的加密密鑰。

    在類似于以太坊這樣的公鏈上,創建一個新的密鑰,幾乎是零成本、零時間、零風險的事情。于是乎,Sybil Attack(女巫攻擊,攻擊者利用單個節點來偽造多個身份存在于P2P網絡中,從而達到削弱網絡的冗余性,降低網絡健壯性,監視或干擾網絡正常活動等目的)幾乎是一個不可避免的問題。

    還記得FCoin在6月底推出的“創業板的上幣規則公示”么? 以太網絡因此陷入了徹底的堵塞和癱瘓。

    原因無他,FCoin用的是“累計充值人數排名”上線的機制。按照各創業板支持幣種的充值帳戶數進行排名,看起來是一人一票,但實質上卻是一賬戶一票。這導致當時的項目方及支持者們在交易所瘋狂開賬戶并充值,一時間以太坊網絡便涌入了超負載的交易量,然后就徹底癱瘓了。

    “一人一票”看起來好像不太好,那么“一幣一票”呢?

    在區塊鏈的世界,“一幣一票”,是個在邏輯上更說得通的模式。

    因為賬號可以無限建,幣卻不能隨便買。畢竟每個幣都需要用真金白銀來換,而且幣的總量也是有限的。

    然而,這個看起來邏輯上沒什么毛病的模式,帶來的問題,卻一點兒也不比鏈下治理少。

    ■ 控制權之爭 VS 幣數之爭

    在西方發達國家,以美國為代表,一直被人詬病的一點就是:大公司或是大財團,往往會對政府決策包括立法產生更大的影響。在美國,這類群體被稱為“游說集團”,它在美國可謂是產業鏈級別的存在。

    網上對其下的定義是“被利益集團指定為其代表,向政府施加影響,使其公共政策符合該集團利益的人”。

    當然,大的公司或是集團,與政府在財務和政策上有著比普通公民更緊密的利害關系。但是,這是否能夠成為他們擁有更大的立法控制權的理由呢?

    “一幣一票”的模式,直接連“游說集團”也忽略了,即將“控制權之爭”變成了徹徹底底的“幣數之爭”。而毫無疑問,富豪、大戶在其中的影響力和控制力,也將變得空前強大。

    ■ 多數人的暴政 VS 少數人的權利

    作家夏爾·阿列克西·德·托克維爾,在1831年對美國進行考察后,寫下了著名的《論美國的民主》,他指出,“我最挑剔于美國所建立的民主政府的,并不像大多數的歐洲人所指責的那樣在于它的軟弱無力,而是恰恰相反,在于它擁有不可抗拒的力量。”

    夏爾·阿列克西·德·托克維爾將這種以多數人名義行使的無限權力稱之為“多數人的暴政”。

    的確,在歷史上相當長的一段時間,“民主”都談不上是一個褒義詞。少數服從多數,雖然看起來是個在邏輯和政治上都正確的理念,卻經常免不了陷入“多數人暴政”這樣一個尷尬的局面。千年前的“蘇格拉底之死”,正是這種“民主暴政”下的悲劇的最典型體現。

    鏈上治理的投票,也同樣面臨著類似局面。

    當鏈上發起一次投票(比如是否更新一段新的代碼),多數人支持,少數人反對,是否意味著:任何51%的“多數人”總是可以剝奪其余49%的“少數人”的權利呢?

    少數人的權利,究竟該如何保障?

    ■ 民主制 VS 代議制

    我們常說: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。

    這是一個職業分工問題,就像再好的法官也不能去當足球裁判一樣,因為法官并不一定熟悉足球的評判規則。這也是為什么可以將“政客”作為一種職業的原因。

    試想一下,你覺得一個普通老百姓,只憑從電視新聞和報紙里知道的那點兒小道消息,就行使自己的投票權進行投票,去影響甚至干預國家的經濟政治發展政策,是件靠譜的事嗎?

    沿著這個思路,那你覺得現階段,讓那些只關心幣價、只知道投機的朋友行使投票權,去影響或者決定一個你所看好的重磅區塊鏈項目的協議升級事項,是件靠譜的事嗎?

    治理國家,或許民主有效。但是管理技術,Hmm……

    這可能也是為什么絕大多數西方發達國家,目前普遍采用的方式是代議制并非民主制的原因。

    然而代議制也并非完美,不然為何許多第三世界國家照搬美國的憲法和制度,卻依舊“過不好這一生”? 

    經濟、文化、土壤、教育、理念……每一個變量的參與,都會對最終結果的偏離,產生不可預知的影響,即便是在美國的代議制度下,競選賄賂、宣傳攬票、投票率低等一系列問題,也是客觀存在的。

     3  鏈上治理之“二次方投票”

    ?

    在上海舉辦的第四屆區塊鏈全球峰會上,V神提出,關于區塊鏈上的治理方案,“二次方投票”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
    “二次方投票”(Quadratic Voting ,簡稱QV),就是說投票者的成本是他們要購買的票數的平方。即1票將花費1美元,3票要花費9美元,8票要花費64美元,以此類推。

    一般情況下,投票者會花費更多的成本在自己關心的問題上貢獻投票數,從而影響涉及該問題的相關決策。但是在“二次方投票”的前提下,若某個投票者在16個問題上各貢獻一票,只需16美元;但是花費16美元只能對一個問題貢獻4票。

    換句話說,“二次方投票”提高了投票者個人意志影響決策的成本,確保了最終決策的公平公正,保障其是大多數民眾的共同意志,從而避免了“一幣一票”在這方面的短板。

     4  當前鏈上治理代表項目

    ■ EOS 

    毫無疑問,EOS肯定是鏈上治理的最佳代表項目,也最像現實世界中代議制民主的治理方式。EOS主網啟動前超級節點的競選,著實吸引了不少眼球,而光是為了啟動主網,使投票率達到15%,也前前后后折騰了好幾天。

    它同時還有憲法和最高法院 (超級仲裁論壇),至于效果如何,需要時間來驗證。

    ■ Tezos 

    Tezos的宣傳口號就是 “可以自我修復的區塊鏈”(Self-governace)。

    當Tezos需要更新協議時,會在區塊鏈上發起投票。此時,網絡參與者們需要決定到底要不要實行協議更新。如果大部分人同意,那么協議將會自動被編譯部署到Tezos的測試網絡上,進行試運行。

    該協議穩定運行一段時間后,將會發起另一個請求。如果大部分人同意的話,那么這次協議將會生效,協議的更新將會自動部署到主網絡上,并強制將網絡上的每一個節點更新成最新的協議。使用這樣的方法,Tezos便避免了硬分叉的這種悲劇發生。

    通過這種方式,系統將權力直接轉移給了用戶。

    ■ Decred

    Decred和Tezos差不太多,所以經常被戲稱為“Tezos窮人版”,只不過Tezos對標的是以太坊,Decred對標的是比特幣而已。

    ■ Dfinity

    Dfinity除了像Tezos一樣可以對系統規則進行在鏈投票之外,還支持對賬本本身進行直接的、追溯性的更改。換句話說,Dfinity的持有者,除了可以預防和避免硬分叉之外,還可以投票回滾,以撤銷原定的決定。

     

    添加新評論

   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