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span id="tjjld"></span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tjjld"></span>
<strike id="tjjld"></strike>
<th id="tjjld"></th>
<th id="tjjld"><noframes id="tjjld">
<span id="tjjld"></span>
<span id="tjjld"></span>
<ruby id="tjjld"><i id="tjjld"></i></ruby>
<progress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strike id="tjjld"></strike></video></progress>
<span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tjjld"></th>
<strike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ruby id="tjjld"></ruby></video></strike>
<span id="tjjld"></span>
<th id="tjjld"><noframes id="tjjld"><strike id="tjjld"></strike><th id="tjjld"></th>
<span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strike id="tjjld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strike id="tjjld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tjjld"></span>
<th id="tjjld"></th><span id="tjjld"><dl id="tjjld"></dl></span><strike id="tjjld"></strike><span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ruby id="tjjld"></ruby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tjjld"><dl id="tjjld"><strike id="tjjld"></strike></dl></span>
<span id="tjjld"></span> <span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ruby id="tjjld"></ruby></video></strike>
<strike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/video></strike>
<strike id="tjjld"><dl id="tjjld"><ruby id="tjjld"></ruby></dl></strike>

  • <li id="tjjld"></li>

    <dl id="tjjld"></dl>
    <th id="tjjld"></th>
    <th id="tjjld"><video id="tjjld"></video></th>
    <span id="tjjld"></span>

    去中心化無意義?官方對區塊鏈的六大質疑

    作者:admin    發布于3周前 (2018-09-22)    閱讀:  305  次
       

    去除泡沫,回歸場景,擁抱監管。

    近日,一張打著中央人民銀行Logo的PPT圖片,在網上流傳。

    它的標題,是“理性客觀看待區塊鏈的應用前景”。

    泡沫明顯、去中心化并無意義,無法通過技術建立信任、無法履行貨幣職能、比特幣耗電量大……區塊鏈當下存在的問題,在這一頁PPT中充分顯現。

    區塊鏈正在“去神化”,備受推崇的去中心化、建立信任等曾經性感無比的點,也開始備受質疑……

    在PPT中,一共對區塊鏈提出了6大質疑點。

    浪費電力,去中心化無意義,信任難以建立?官方對區塊鏈的六大質疑

    圖片來源于網絡

    1.區塊鏈金融投資領域(特別是涉及公開發行交易的加密貨幣項目)泡沫明顯,真正落地產生社會效益的項目很少,投機炒作,市場操控和違規違法等行為普遍。從長期看,區塊鏈在某些方面可能有用途。

    在中國市場上,正在出現“無幣不歡”的現狀。

    而因此,行業亂象叢生,空氣幣和傳銷幣屢屢出現,莊家收割韭菜的手法也在不斷翻新。

    在區塊鏈底層技術方面,食品溯源、供應鏈金融……大小互聯網公司紛紛入局。

    但很多區塊鏈應用,還不足以解決現實問題。所以,一個常見的觀點是:在區塊鏈世界,還沒有出現“殺手級”應用。

    或許,這是因為區塊鏈技術的發展還處于初期。它和人工智能,都被很多人認為像是1990年代的互聯網。

    馬云說過,每次大的技術革命都需要五十年時間,前二十年是技術革命,后三十年是應用革命。長期來看,區塊鏈的發展還需要時間的檢驗。

    2.用科技來代替制度和信任是非常困難的,有很多場景還是烏托邦。

    作為不可篡改的賬本,區塊鏈是充滿了重塑社會制度理想的技術。但用技術來代替制度和信任,存在很大的難度。

    目前,區塊鏈技術能解決的,僅僅是環節內的信任問題,即“鏈上”問題。但是更多的問題發生在“鏈下”,這是區塊鏈無法覆蓋到的。

    以區塊鏈疫苗溯源為例,目前,區塊鏈能做到讓疫苗在物流和渠道流通環節上鏈,全程可追溯,但它無法解決生產源頭造假的問題。比如疫苗的生產過程是在廠家倉庫內進行的,對于生產商用的是哪批原料、對其是怎么處理的,就很難上鏈溯源。

    這些問題,都只能在鏈下,依靠制度和法律來解決。 

    3.去中心化和中心化各有適用場景,不存在優劣之分,現實中完全去中心化和完全的中心化場景是不多見的,比如,很多區塊鏈項目從去中心化宗旨出發,但到后來或多或少引入中心化成分,否則就沒法正常落地。

    并非所有的場景都是需要去中心化的,因為區塊鏈的去中心化,天然是以犧牲性能為代價的。同時,在成本上,區塊鏈系統并不比中心化系統有優勢。

    媒體報道,去中心化的比特幣每秒只能處理7筆交易,以太坊每秒處理70-80筆交易,而中心化的Visa是7萬多筆。在2017年雙十一時,中心化的支付寶,交易峰值是32.5萬筆/秒。

    再以中心化的產品滴滴打車為例,乘客和司機信息,都存儲在滴滴的服務器上。如果打車完全去中心化,會是什么樣呢?公司無法監管運營車輛,司機和乘客點對點匿名交易,沒有客服系統……聯想到最近發生的滴滴司機殺人事件,或許去中心化的滴滴并不比中心化的滴滴好。

    事實上,完全的中心化或者去中心化,都難以滿足所有人的需求。

    近日,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告訴媒體,確實希望中心化的交易所越少越好,但也接受中心化與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共存的現實。他認為,人們很難在一個完全中心化或非中心化的世界里生存。

    當我們討論把“去中心化”作為一種信任手段時,并不是說一定要把全流程都“去中心化”,大部分時候,需要把最容易出現問題的環節進行“去中心化”,就可以達到想要的效果了。

    去中心化的任務不是“消除風險”,而是“降低風險”。中心化與去中心化的方式,就好比人的手和腳,分工不同,擅長的領域不同,各有適用場景。

    4. 匿名的區塊鏈用在金融交易中(比如跨境匯款),在KYC(“了解你的客戶”)和AML(反洗錢)方面都面臨非常大的挑戰。

    數字貨幣因可進行匿名交易,自誕生之日起,便受到了部分不法分子的青睞,被用于洗錢、黑市交易、逃離外匯管制等。

    但對于比特幣、以太坊等主流數字貨幣而言,匿名與公開其實是并存的。任何人都可以通過比特幣區塊瀏覽器追蹤交易地址,但比特幣地址與現實中個人、組織間的對應關系,卻是高度匿名的。

    除了門羅幣等少數強調“絕對隱私”的數字貨幣外,大多數區塊鏈平臺都在“匿名-公開性”上保持與比特幣相似的邏輯。這在事實上,也給監管提供了新的思路。

    以數字貨幣交易所為例,合規、擁抱監管的交易所將成為行業主流。在Bitfinex等海外交易所,平臺對于用戶的KYC、AML審查可以長達6~8周。此外,平臺還會對投資者進行CTF(counter-terrorism financing,反恐怖融資)審查。

    而在火幣、OKEx等交易所,用戶若想進行法幣交易、提幣等敏感操作,都必須在平臺內完成KYC認證。用戶KYC等級不同,平臺給予的法幣交易、提幣額度也會有所不同。

    作為數字貨幣世界最重要的入口,交易所一直是監管高度關注的重點。而監管對于數字貨幣市場的穿透力度,正在逐漸增強。在未來,來路不明的數字貨幣可能會寸步難行。

    當然,點對點的場外交易、一些強調高度匿名的數字貨幣,也許仍然會游離于監管之外。 

    5. 加密貨幣因為供給沒有靈活性并且缺乏內在價值支撐(比如主權信用擔保),沒法履行貨幣職能。實際上,一些穩定加密貨幣采取了以法定貨幣作為準備金的方式。

    比特幣究竟是不是一種“貨幣”?即便是比特幣狂熱信徒,對這個問題仍然充滿爭議。

    一派認為,比特幣因其稀缺性,可以被視作是一種一般等價物,并在一定范圍內流通,因此可以被視作是一種貨幣。

    而另一派則認為,比特幣缺乏現實支撐,且總量恒定,單位時間內的供給不能人為調節。它更像是一種投資品,無法滿足社會對于貨幣功能的需要。

    自比特幣誕生之日起,這兩派觀點的交鋒便一直在持續。

    顯然,如果將比特幣視作一種“貨幣”,它無疑存在諸多缺陷——價格波動劇烈、流通場景有限、發行總量恒定、不能對市場進行調控。但比特幣也存在著傳統貨幣,特別是法幣難以實現的優勢,即在較長時間尺度下的保值性。

    而法幣的優勢,則在于價格穩定、使用方便。因此,諸如USDT一類的穩定數字貨幣,采用了以法幣作為準備金的發行制度。 

    6. 與POW有關的“挖礦”活動沒有服務實體經濟,耗電量太大,可能干擾宏觀經濟運行。

    比特幣自誕生之日起,其POW機制帶來的能耗問題,便一直備受爭議。

    根據The Outline的數據,目前,比特幣挖礦需要5000MW的電力。這一數字接近全球發電量的近1%。

    POW帶來的爭議,并不止于高能耗。礦工對于低成本電力資源的追逐,使得挖礦行業向頭部集中。“POW會不可避免地導致算力集中化”,成為了一部分玩家的憂慮所在。

    聚焦到比特幣的能耗問題,毫無疑問,比特幣挖礦是一門高耗能的行業。無論是礦機芯片制造,還是比特幣挖礦本身,都需要耗費大量電力資源。

    但電力的消耗本身,也為比特幣的網絡穩定運行打下了基礎。比如萊比特礦池創始人江卓爾就認為,與比特幣流轉過程中產生的效益相比,比特幣挖礦的電費成本微不足道,不能被視作是一種浪費。

    回到比特幣挖礦本身,盡管這一行業仍然不能擺脫耗電大戶的身份,但這并不意味著比特幣挖礦對實體經濟毫無意義。中國比特幣礦機行業,已經造就出一家新三板上市企業、兩家港股準上市公司。2016年后,中國比特幣礦工們,也解決了困擾中國電力市場多年的“棄電”問題,激活了中國西部眾多瀕臨破產的小型電廠。

    而對于整個電網而言,比特幣礦工無疑是極為優質的客戶。他們的耗電量幾乎24小時保持恒定,對電力調度的壓力近似為0。此外,比特幣挖礦除發電環節外,不會產生任何廢水、廢氣污染,對環境的破壞可忽略不計。

    從龐氏騙局、浪費資源,到空中樓閣、難以落地,區塊鏈技術一直備受爭議。

    在區塊鏈的發展歷史中,泡沫不斷產生、破滅,而真正優秀的項目,也在此過程中,得到沉淀。

    去除泡沫,回歸場景,擁抱監管,也許是每個區塊鏈從業者的必經之路。

     

    添加新評論

   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遗漏